电能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能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淄博桓台19岁吸毒女孩好奇以身试毒

发布时间:2019-07-16 19:09:37 阅读: 来源:电能表厂家

“我一开始不知道‘溜冰’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真的滑冰,他们说不会上瘾,能提神……”

“刚到这里时我困得站不住,总想睡觉,现在一顿能吃3个馒头。”

“我后悔了,我害怕,在这里时间长了,我妈妈、姥姥和姥爷都会受不了……”

说到过去,她称自己荒唐;说到现在,她坚称真心悔过;说到母亲,她一下红了眼眶。她努力地笑着,可手指的颤抖,眼神中偶尔的慌乱,让她内心的忐忑无路可走。3月31日,记者来到淄博市看守所,见到了不久前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刑事拘留的桓台女孩小西(化名),听了一个19岁吸毒女孩的悔过……

体育成绩优异 女孩本有光明前途

也许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吸毒的人性格怪异、孤僻,脸色该是病态的惨白,身体也是怪异的瘦弱。可在记者眼前的这个女孩,有着一张白净周正的脸蛋,笑起来时弯着双眼,很讨人喜欢,虽然穿着在押人员的统一制服,但仍能看出属于年轻人的活力。如果不说,很难想象小西已经有着将近3年的吸毒史,并多次向他人贩卖毒品。

少海派出所的办案民警说,比起上次审讯时,她胖了许多,脸色变阳光了,头发也长了一些,不再酷似一个假小子。

“我现在一顿能吃3个馒头!”小西笑嘻嘻地说。她说自己现在胃口很好,喜欢吃饼干、花生等零食,还有水果,放在以前,这些东西她碰都不碰。

记者问她在看守所每天都做些什么,她笑着说上午要干活,摁扣子,她举起手来给记者看,“都磨出茧来了。”小西说自己一天最高兴的事儿就是吃饭,吃完饭还可以看看《熊出没》,看守所的生活对于性格活泼的19岁女孩来说很是苦闷,“我以前根本不看新闻,现在连听听新闻联播都觉得挺好的!”

直到说到自己的涉毒历程,她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消失,“我以前以为只有‘海洛因’才叫毒品,毒品都是需要‘注射’的,他们给我的时候只是说让我‘玩玩,提提神’。”

当同龄的女孩含苞待放时,小西却走在了人生晦暗不明的岔路口。她是学校的体育生,跑得快,跳得高,身体素质好得能在与其他女生打架时“以一敌三”,她的言语中尽是对自己专业成绩的骄傲,同时也隐藏着离开学校的遗憾。

打架被劝退 同学引诱走上吸毒路

打架,劝退。

当这样的字眼飘进小西母女俩的耳朵里时,小西的母亲当场哭了出来。小西搂着母亲,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不要哭。说到这里,一直满脸笑容的女孩红了眼眶,“我不想让我妈求人、受委屈。”她当时就决定,不上了。

离开学校后,小西经人介绍到一家母婴店做摄影助理,她说自己家里从来没有过相机,看到店里的相机后宝贝得不得了,做梦都想赶紧学会,亲手拿起相机给宝宝们拍照。但小西的摄影梦没有做多久,黑色的罂粟花就笼罩了她的“雨季”。

“她带着我去‘玩’,说不会上瘾。”小西说。

小西口中的“她”,是她的同学小洁(化名)。2013年,小洁将她带到桓台的一家小旅馆,跟小洁的两三个男性朋友聚会。其间,小洁拿出一个插着吸管的塑料矿泉水瓶,递给小西,“来,吸两口,提提神。”

这是小西第一次见到毒品,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这叫冰毒,也是她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了“溜冰”这个词。“我那时候还以为‘溜冰’就是真的在冰上滑,后来才知道‘溜冰’就是吸毒。”

于是,那一晚房间中的几个人在一起“溜冰”,小西说自己第一次“溜冰”后特别精神,几个人打了一夜的扑克。从此,冰毒就走进了小西的生活。

为给朋友“帮忙”多次贩卖毒品

小西做摄影助理时,一个月只有1200元的工资。因为嫌工资少,小西到一家KTV做服务生。到了KTV之后,小西彻底走进了“吸毒圈”,一起工作的服务生,几乎所有人都在吸毒,“太多了,有些女孩比我还小,也在‘玩’这个‘东西’。”小西说。

在KTV工作期间,小西经常被同事们叫到一起“溜冰”,后来尽管辞职到了张店,但跟“毒友”们没有断了联系。

3月11日中午,小洁带着男朋友赵一水(化名)到了小西在张店所住的宾馆,用另一个桓台朋友荣沛生(化名)的身份证开了房间住下。当天18:00许,荣沛生拿着一套吸毒工具到了小西的房间,两人立马吸了几口。随后,荣沛生又拿着工具去了赵一水和小洁的房间。当天晚上,荣、赵以及小洁3人退房离开,而小西仍然住在宾馆,直到3月13日被侦办案件的少海派出所民警抓获。

至此,19岁的小西已经有了3年的吸毒史,而除了吸毒,警方核实有两次她曾经为朋友联系“买毒”。

小西第一次“买毒”是在2015年1月中旬。当天0:00许,小西接到了荣沛生的电话,“你能不能给我联系点‘东西’?买了给我送到桓台来,到时候‘东西’的钱和车费我一块给你。”

小西立刻会意,荣沛生是让她买点冰毒。她跟一个叫强哥的人约好在淄博高新区奥林新城小区门口见,强哥给了她一包0.7g的冰毒。她立刻打的将冰毒送到了桓台的一家饭店,将冰毒交给了正在饭店包间里的荣沛生、赵一水和小洁,然后就离开了。

3月,小西又为了给其他朋友买冰毒而联系了强哥。据小西称,她贩卖冰毒并没有赚钱,纯属给朋友“帮忙”。

涉毒人员不断低龄化

据少海派出所所长刘兵介绍,像小西这样的年轻涉毒人员,往往过早接触到社会的阴暗面,父母又疏于管教,年龄小是非分辨力不强,价值观还没正确形成,很容易因为听信朋友、缺乏法律观念和自控能力而被引诱走上吸毒之路。“有个17岁的女孩认为吸毒又不危害他人,只是糟蹋了自己的身体,她没有意识到吸毒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违法行为。”刘兵说。

今年少海派出所共破获了30起涉毒刑事案件,拘留涉毒人员30人,劳动教养1人。据刘兵介绍,目前桓台县的毒品案呈现低龄化、集团化、蔓延快、涉毒人员屡教不改等特点。在30名涉毒人员中,40岁以上的有3人,30岁至40岁之间的有6人,而16岁至30岁之间的有21人,占到70%。其中有4名女性,最小的只有17岁。涉毒人员多以社会闲散青少年为主,常选择KTV、酒吧等娱乐场所以及一些隐蔽性极高的宾馆、出租房进行聚众吸毒或贩卖活动。毒品除了因其犯罪本身外,还常常引发以贩养吸、以抢养吸、以盗养吸、以娼养吸等犯罪行为。吸毒者往往呈现脸色苍白、身体瘦弱等特征,严重的还会产生幻觉,做出异于常人的行为。

刘兵表示,首先应加强青少年预防吸食毒品教育工作,使青少年充分认识摇头丸、冰毒等新型毒品的危害,提高他们的自我保护意识和防范能力。其次,要教育青少年拒绝进入歌舞厅、夜总会等娱乐场所,远离吸毒人群。再次,应组织和鼓励学生参与禁毒活动。

刘兵认为,在家庭中,父母也要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引导孩子健康成长,并教育孩子不要去一些复杂的场所,慎交朋友。同时,发现孩子的性格和行为有异常时,应引起警惕。

■ 记者对话

听完小西的涉毒经历,记者不禁疑问:一个19岁的女孩,辍学后出入娱乐场所,长期在外居住不回家,父母难道不担心?

“当时我要去KTV工作,我妈反对,KTV包吃包住,我只有逢年过节才回去。”小西说自己也很想家,很想妈妈,但一回家往往就是倒头睡觉,母亲还以为她“掉魂”了,要给她“叫魂”。她跟父亲又不对脾气,说两句就会吵起来,到张店后更是很少回家。

“我爸妈一直不知道我吸毒的事情,他们连我会抽烟都不知道。”小西说。直到2014年3月,小西的母亲有足足半个月联系不上女儿,经过多番打听,得知女儿因为吸毒被警方行政拘留10天。见到女儿后,伤心的母亲泣不成声,小西也因为母亲的眼泪而内疚后悔不已。而自从这次被拘留后,小西一直没能见到母亲。

“我之前心里一直挣扎,好多次都告诉自己不要再碰这个东西了。”小西说,“但是每次朋友一来叫我,心里就忍不住痒痒,想想吸两口也没事。”

“毒品对你而言是什么?非它不可吗?”记者问。

“不是,绝对不是非它不可,我一点都不迷恋它,当初也只是因为好奇。”小西坚决地回应道。

当被问及出去后的打算,小西的脸上又浮起了笑容,“我要正儿八经地找个活干,我还小,生活中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建筑劳务代办资质

十堰建筑企业资质

市政工程二级资质代办

建筑咨询资质代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