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能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能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九江高考回忆录

发布时间:2020-03-03 10:27:07 阅读: 来源:电能表厂家

高考回忆录

记者 吴凤思

明天,2014年高考就要开始了。

306758万名江西学子又将走进这个地方。

光荣与梦想同在,希望与奋进并存。人生在这里既是冲刺世界起跑。

我的高考之1964

考上大学,赢得饭碗

那时,农场、工厂是最缺人的,大部分人都想往里钻,只有极少数人会把高考当作信仰去坚持,多数人书读到一半就辍学了,有被选进工厂的,也有去了剧团的故事的主人公张子平这样告诉记者。

一九六几年有一句流行语:哪里需要哪里搬,显然那个年代高考并不是最需要的,所以守在最后等待高考的人其实并不多。但对于农民出生的张子平来说,高考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考上了大学,就成了国家的人,就真的可以改变命运了。

我是1964年参加高考的。一开始我也不太想学,但那时,我还没有找到更想去的地方,选剧团没有选上,进工厂又没关系,唯一的出路就是高考。张子平回忆说,当时,他选择高考的另一重原因,来自于老师的调配。

当时,张子平深受一位语文老师的影响,心中一直怀揣着求学中文系的梦想。那个时候填报志愿,也没有考虑过读什么专业就业更好这类的问题,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考上了大学,以后的工作,都是国家统一分配的,我们没有过多的选择,也不需要我们选择。

虽然上个世纪60年代,大学录取的确是松了一回:许多家庭出身有问题的考生,都是在那一年考上了大学。若是换一年,政审只会被盖上不宜录取的章。但是它依然存留着它的时代特点,60年代的全国高考仅录取10来万人,因此他们在报志愿时一定要平均,不能集中到一个学校,一个专业。所以,所有学生的志愿表上肯定都少不了四个字:服从分配。

再有一个月,张子平将迎来自己的70岁生日,临近古稀,张子平对于他所经历过的高考年代颇有感慨,但关于高考的记忆,张子平说,他已经模糊了,只记得赶考当天,没有警车护送,也没有父母相陪,没有什么特别的,带着一罐家里给准备的酸菜罐头,背上书包,走路走着走着就到了学校

张子平自己度过了高考的几天,如今回想,很多细节都乏善可陈。但只要看到高考二字,他的心中还是会涌现出许多感慨,但却都难以言表出当时的心境,张子平说,那是一种复杂的感情。

我的高考之1978

与大学门相隔10分之遥

1978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和1977年一样,这一年参加高考的人的年龄依然参差不齐,从十八九岁到三十几岁的都有。

刘金凤正是其中一员。当时我们班,我的年龄应该算是最小的。高考那年,刘金凤刚满16岁,甚至在那群庞大的考生大军中,她都是名副其实的小字辈。

1978年的高考,定在春季。那时候应届生不多,参加高考的,往往是城里的工人,还有就是各村的干部。当年的高考没有如今狂热,但那时的考生确实有一种信念,那就是知识改变命运,学知识报答国家。

那一年,刘金凤和她自己的初中老师一起加入到考生的队伍中。

高考日,刘金凤恍惚记得是个周三。瑞昌的考点设在现在的瑞昌二中,家在白杨镇农村的刘金凤,头一天晚上就提前到了考场。没有地方睡,她就和一名女同学一同借住在另一名女同学的家里。至今她都还记得备考的头一天晚上,三个丫头挤睡一张床默念课文的场景。

听刘金凤讲,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年九江地区参加高考的人特别多,考试也很严格,考场外还有警察来回巡逻。

这样的架势,她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心里七上八下的跳着。就是因为太紧张了,所以数学有一道抛物线的题,一考完我就知道错了,还有一道地理还是政治题,具体题目我也忘记了,只记得答案是阿根廷。刘金凤说,考题并不算太难,但是对于当时的她们来说,它们就像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望着就心生畏惧。

抛物线的题,刘金凤平时都做了很多遍,按理来说不应该错的,但是鬼使神差,也许就是因为这一道题的忽视,她才会无缘大学。本来,刘金凤是老师最看好的学生,所以考试结果出来的时候,刘金凤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她与大学的之间,仅只10分的距离,但就是这10分之遥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高考落榜的她,选择回到瑞昌白杨镇当上了一名乡村教师,延续着桃代李僵的使命。这些年,她默默地目送着一名又一名的学生顺利地完成了高考的跳跃,心里总有说不出的感动。

我的高考之1999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

1981年生的李霞是刘金凤的学生,也是江西师范大学99级学生。我是1999年参加高考的。这一年算得上是我的命运之年。李霞讲起高考的日子时,语气放慢了很多,这份记忆绵长、厚重,一翻开就是一叠厚厚的青春日记。李霞说,越往眼前,高考就越像是一场青春的赌注,赢了还要乘胜追击,不然一个阶段的胜利,就只会是一场告别,没有之前的那种意义了。

那时的高考和今天的高考意义近乎类似,再也没有铁饭碗、金饭碗了,天之骄子的光环正在慢慢褪却,倒是多了份平常与当然。

不过1999年高考,还没有分文理科,一考就是三天。李霞说,99年的夏天好像特别热,刚进6月,天气就已经很热了,而且是那种湿哒哒的闷热,6月是江南的梅雨季,下雨是我们最怕遇见的事情。

98年大洪水的记忆挥之不去,99年她们更是提心吊胆,生怕暴风雨又会将这座古城淹没。记得黑板旁边的高考倒计时牌还剩下十来天的时候,只要遇到下雨天,从老师到同学,心情都不是太好。不过幸运的是,高考那三天,一直天气晴好,就是有些闷热。

除了下雨天外,李霞对于高考的所有记忆已经微缩成一点。对,就是高考作文,这是李霞最深刻的高考印象。她告诉记者,1999年考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还隐约记得题目说:人的记忆移植要比动物复杂得多,假如人的记忆可以移植的话,你会想到什么呢?类似于这样的作文题,她还是第一次遇见,但奇怪的是,考试时李霞的写作也还算流畅。

如果是现在,我会写点什么呢?李霞说,高考那年,他们都对记忆没有太多的感触,现在她倒真的觉得,哇,假如记忆真的可以移植,那真的太好了,那么学生们怕是再也不再惧怕高考了。

从1999年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开始,高考作文开始有了新的变化,往后,越来越多的话题作文出现,它们考验着学子们的想象力、创造力、逻辑思维。

和大多数高考经历者一样,李霞已经习惯从每年的高考作文入手来了解高考改革的进展。今年的高考作文是什么呢?你是否和她们一样也在期待新的改变。

相关链接:

高考流变

1949年,高等学校沿袭过去单独招生的方式。

1950年,同一地区高校联合招生。

1951年,以全国大行政区范围统一招生。

1952年6月12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全国高等学校暑期招收新生的规定,首次明确规定高等学校招生实行全国统一招生考试。至此,废除科举制度后一直施行的高校自主招生政策彻底宣告结束。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废除高考,高校停止招生。

1971年高等学校逐步举办试办班,恢复招生。招收的新生初中毕业即可,但须经过两年以上劳动锻炼。废除招生考试,改为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

工农兵大学生就是该非常时期的产物。著名的白卷英雄张铁生就是一位明星式的工农兵大学生。

1976年10月,文革结束。

1977年8月,复出不久的邓小平在一次有四十多位教育界著名人士及官员参加的会议上决定:立即恢复高考。

1977年10月12日,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正式恢复了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的制度。

祛眼袋美容门诊

北京祛斑美容哪家好

北京面部提升美容价格

无针水光美容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