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能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能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默哀为地震中逝去的同胞记者芦山七日记录

发布时间:2020-03-04 04:11:43 阅读: 来源:电能表厂家

新华网记者 姜春媛

汶川特大地震过去仅5年,四川再遭强烈地震。今天,四川省举办“深切哀悼‘4·20’芦山7.0级地震遇难同胞”仪式。我们默哀,悼念在地震中逝去的亲人,也悼念在救援中牺牲的同胞。

作为一名记者,我在震后立即赶赴灾区,在灾区采访的几天里,总有一些瞬间让人难以忘怀,也总有一些话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我打开电脑,试图把那些场景写下来,让那些悲痛、苦难、希望化作力量,在未来激励我们前进。

去往成都的飞机:“让叔叔先走,叔叔是去救人的”

4月20日,接到命令,我和另外一位同事搭乘晚上的飞机赶往灾区,第一个中转站就是成都。由于晚点的原因,上飞机已是晚上7点20分,在这趟飞机上,有去往灾区的媒体工作人员,有从北京赶来的志愿者,还有普通的旅客,其中还有两支从北京奔赴灾区的救援队。飞机起飞之前,客舱里就已挤满了人,没有人说话,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你是去灾区的吗?”

当一支救援队走进机舱刚刚坐下,前排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对其中一个救援队说:“您看看,这是我拍的芦山县城房子的图片,也许对您江西最好的银屑病医院救援有帮助,那房子一般是砖混结构的……”我回过头去,一个30几岁的男子正捧着手机、操着一口四川话,说到最后声音有点哽咽,他顿了顿:“我就是芦山人,谢谢你们。”

……

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不算长,但对许多急着赶赴灾区的人来说却是那么漫长。

飞机终于停稳了,打开手机已快11点了。机舱过道挤满了人,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身体不适,飞机一停,就拉着妈妈往外冲。

“我们先等等,让叔叔先走。”年轻的母亲拉住了小女孩,拍着她的头,看了看站在过道的救援队员说:“地震了,叔叔是去救人的。”

白发人送黑发人:“老天爷没带我走,就是让我替我儿媳妇做好事!”

快80岁的魏并香(音)老人面颊黝黑,一只眼睛已经失明,又瘦又小。但就是这个平平常常的老人,在亲眼看着儿媳妇被地震夺去生命后,在简易帐篷里开了个免费小饭馆,为其他群众和救援人员送上热饭热汤。

见到老人时,她正在和邻居家的几个妇女一起为五六个孩子盛粥,接下来又准备30多人的晚饭,一个大锅里正煮着粥,一位大姐背着筐送菜过来,她告诉记者:“地震把整个老城区的房子都毁了,现在我们附近的人吃饭都吃魏阿婆的,她和她儿媳妇都是好人啊!”

在芦山县老城区一间被地震震的七零八落的房子前,快80岁的魏并香(音)老人指着地上的一滩血迹说;“幺儿媳妇就是在这被石头砸死的。”

那一幕,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在老人眼前重现。

4月20日早晨地震发生,老人的儿子和孙子都不在家,儿媳妇一手拉起正在叠被子的魏并香,一边朝邻居家大喊:“地震了,快跑!”儿媳妇将魏并香推到了前面,自己也一脚跨出房门,虽然逃出来了。可万万没想到,院墙突然倒塌,从背后向儿媳妇砸来。

人们在抢救中看到,沉重的墙体重重地砸在儿媳妇的背上,儿媳妇脑袋已经变形,奄奄一息,她的凉鞋掉在了地上,一只手伸向了前方,似乎想要往出爬。

“送到医院说肝都破了,没救了。”想起这一幕,老人不禁大哭起来,她一直在问:“你推我干嘛啊?还不如让我这老骨头去死。”

……

邻居吴大爷说,魏并香的儿媳妇是个热心人,平时谁家有个事,她都帮着忙前忙后,地震那天也是听到她喊才往外跑的。

20日的夜里,魏并香一夜无眠,直到在国外读书的大孙女打来电话得知母亲去世后对说的一句话:“阿奶,没有死,就要好好活着。”

由于家里粮食库存量大,在救援队员和邻居的帮助下,魏并香从震毁的家里扒出了大部分粮食,又从后山菜地里摘了菜,用塑料布搭了一个很大的帐篷,之后对邻居们说:“这几天你们就来这吃,这个难关咱们一起过!”

邻居们受到了感染,也纷纷从震毁的家里翻出东西,送到了魏并香的大食堂,邻里关系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好。

芦山:“能在这时候跟着你的人,就是把命交给了你”

北京民政社区救援队员石洪是救援队先行评估人员,当他经过搭车、步行、摩托车辗转到达芦山县龙口乡时,已是21日清晨,天已开始放亮。

在那里,他除遇到那里的群众和解放军战士外还遇到一批志愿者,“他们一共七个人,从重庆和四川的其他市来,在那边帮忙搭简易帐篷,安慰群众,还把自己带的吃的都给了别人。”石洪说,“看到我时,他们竟跳了起来,觉得找到组织了。”

“在我评估结束后,他们又徒步几个小时跟我回到芦山接应物资和其他队员。”石洪说,“我们救援队员走得路,一般比较危险,但是可以快速到达目的地,但他们依然很信任的跟着我,中间许多路很滑,还有碎石飞过。”到了芦山后,他们帮忙发放物资,其中几个人还把手机、钱包和证件的重要物品交给我保存,自己就去帮忙了。

“我们不过是刚认识不到一天的人。”看着这些物品,石洪想起自己一直信奉的一句话:“在灾区,愿意跟着你的人,就是把命交给了你,在任何情况下,也不能辜负他们。”

也许事情就是这样,越不愿意发生的事越会发生,当石洪在紧张的工作时,一个女孩的钱包和手机掉了,发现时已不知道丢在了哪。“他们这么信任我,我却弄丢了他们的东西,我觉得丢的不是钱包,而是作为一名救援队员的使命。”石洪顿时脑子就懵了,血朝脑门上窜。

找了几个地方,实在找不到,没办法,石洪拨打了那个电话,本以为没有人会接,没想到10秒钟之后电话居然接通了,对面传来一位有浓重当地口音的妇女的声音,是在县公安局前被一位大姐捡到了。

石洪赶过去,大姐已在那等了快三个小时。“不敢走,这么多人,走了肯定就找不到了。”身高不足160厘米的大姐被中午的太阳晒得满头大汗,捡起一块破旧的纸板遮起了太阳。

当石洪问起大姐姓名时,大姐说啥也不告诉她,拉扯着就要走。石洪死说或说,大姐终于同意让路边的人用手机给他们合了个影。

“这张照片很珍贵,”石洪翻看手机告诉记者,也许在你们看来,这是个小事,但对于我们救援队来说,辜负了别人的信任就等于辜负了生命,是无法释怀的。

帐篷学校:在这里,传来孩子们的歌声

“Jingle bells,Jingle bells,Jingle all the way!”20多名孩子挤在一个帐篷里跟着西南财经大学留学生范伯仁(音)用夸张的动作,做着游戏。

一名小男孩还跟着音乐跳起了骑马舞,引得下面孩子跟着他学。

孩子们似乎能够天然地对灾难中的惨烈信息进行屏蔽,选择性地只接收天真无邪的快乐信号。

芦山中学是芦山县城最大的安置点,约2000余名芦山中学受灾师生和附近群众安置在此。20日起许,西南财经大学的3名教师和15名大学生志愿者就赶到芦山灾区,并将大本营设在芦山中学。最初,他们原本是做物资分配和清扫的工作。可由于不上课,很多灾区的学生在安置点跑来跑去,他们便办了一个帐篷学校,给高年级复习功课,也带着小孩子们做游戏。

到了中午,地震后滞留在学校的100多名学生,纷纷在自己手腕上扎起红色丝带,成为一名志愿者,或清扫垃圾,或搬运和发放物资,当记者走出帐篷时,他们已悄悄地为一个帐篷里过生日的同学送去了一个生日蛋糕!帐篷里的生日,多么珍贵!

在灾难面前,孩子们不仅学会了感恩,也学会了奉献。在一微信服务网股无形外力的推动下,他们仿佛在一夜间长大了。

西南财经大学团委张文举老师说,这是一个临时的帐篷学校,这样的课堂不一定能教孩子多少知识,最重要的是让他们快乐,一起渡过难关。

“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芦山,兄弟姐妹都很多,景色也不错……芦山,祝福你,你永远在我心里。”帐篷学校内又一次传来了孩子们的歌声。

事实上,孩子们比我们想象的更乐观,更坚强。毕竟,有爱才有希望,有希望才有未来。

惨烈的地震,震毁了家园,也震出了人性中最光辉、最善良的一面;撕裂的山川,带走了生命,也将人们内心深处的大爱大义、古道热肠、互信互爱激发了出来。于是,我这才懂得,所谓物欲横流、道德败坏、价值观沦丧、逃避责任……这些从来就不是主流。不管世界变成怎样,爱,总有着最强大的力量,超越所有时空,一直都在。

路断了,会修通。家园没了,会重建。今天,在这个送亲人远行的日子里,我们当化悲痛为沉默,再从沉默中迸发力量,重拾我们的精神。“多难兴邦”,正是这种精神与勇气,让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一次次崛起,走过苦难,迎接辉煌。我们相信,这样的故事,也将在芦山重现。

标签:

七日

芦山

同胞

地震

记者

脚手架租赁公司

西门子变频器

定荣家

婧氏牙膏是正规产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