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能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能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菜篮子串案再发酵三百亩地放倒原副市长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8:19 阅读: 来源:电能表厂家

温州菜篮子串案再发酵:三百亩地放倒原副市长

一估价1.9亿元的国有土地,划拨主体更改后,被司法机关指控为“国有资产流失”,因此撂倒了三名高官。原温州市副市长、事发之际职位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叶际仁是围绕土地审批链条上被追责级别最高的官员。  8月5日,离叶被指控涉嫌“滥用职权罪”公开审判后第26天,知情律师告诉本报,根据法定程序,目前判决应该已经出,但法院至今没任何信息反馈,包括新证据递呈后是否采纳等等。  此前,叶际仁女儿叶风华约谈本报记者,出示自己举报浙江纪委在审讯期间刑讯逼供自己父亲的证据。而在庭审现场,叶际仁当庭申诉了此事。叶风华告诉记者,举报材料已经提交给中央巡视组。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能获得巡视组的确证。  本报调查了解到,为什么一份政府的会议纪要就能让被估价近两亿的国有土地易主?是本案链条上的最大关注点。  划拨土地撂倒三官员  叶案是当地 “菜篮子”串案中的一个环节。在菜篮子系列案件中,原温州菜篮子集团董事长应国权,是核心人物,被牵涉其中的至少四五十人。  2012年5月22日,原温州菜篮子集团董事长(下称菜篮子集团)应国权被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涉及的罪名有贪污罪、挪用公款罪等。  在案件中,最受关注的是应国权等人非法侵吞国有划拨土地使用权325亩,主要犯罪事实是应国权等人将会议纪要上的菜篮子集团有限公司篡改为自己主要持股的菜篮子发展有限公司,也即土地的使用权划拨易主。  涉事土地被估值为1.9亿元,这一土地划拨主体的变换,还撂倒了当地三名高官。他们分别是原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冯鸣,原温州市府办督查处处长汤颐和,及叶际仁。而牵涉在此地块链条上的前两名官员,均因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判决,刑期分别为15年、4年。叶是这一审批链上被追究到的最后一环。  叶际仁案一审开庭时,当庭控辩激烈,据知情人士透露,原定半天的庭审被延长至一天。  涉事地块面积土地性质为国有划拨,商业用地,位于温州市瓯海区潘桥镇,靠近温州东火车站商圈。  根据叶案起诉书中提供的评估数据,菜篮子发展所获取的325亩国有划拨土地,价值人民币19738.8万元,扣除已缴纳的土地征用款5265.3万元及菜篮子集团所占20%的国有股份,叶际仁等人的行为给国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1578.8万元。  温州有两家关联民众厨房的“菜篮子”企业,一家国营全资,另一家为股份制企业。前者名为温州市菜篮子集团(以下简称“菜篮子集团”),股份制企业叫作温州市菜篮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菜篮子发展”),其中菜篮子集团在当中占股20%,其余80%股份属于应国权及菜篮子集团的一批高管和职工。  在温州普通民众看来,这两家都是“菜篮子”,分不清谁是谁。  2006年1月,原本属于菜篮子集团的地块,因为“掉包”形式,使用权被划拨给了菜篮子发展。  “100号”会议纪要的形成  串案的核心证据被归集到一份政府专题会议纪要上。记者从这份编号为“(2003)100号”的温州市政府专题会议纪要上发现,其形成于2003年11月25日。  纪要记载,2003年11月14日下午,时任温州市副市长的叶际仁主持召开专题协调会议,协调当地水产城建设有关遗留问题。参加会议政府及企业人士分别有时任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冯鸣等人。  专题会议指出,菜篮子发展所属的系列外迁企业要集中安置在瓯海区潘桥镇,并与规划中的市重点建设项目蔬菜批发市场一并规划,建设规模约800到1000亩。  而且,此项目被归属入温州民生“菜篮子工程”,并争取将此项民生工程列入浙江省重点建设项目。2006年1月,菜篮子发展获得温州瓯海区两个地块,面积共计325亩,土地性质为国有划拨,土地用途为商业用地。  在前述这场专题会议之前,关于相关项目,却是国资企业菜篮子集团在启动立项建设。  2003年4月8日,温州菜篮子集团公司以其位于市区的分支网点蔬菜批发市场等已被纳入城市改建范围、需要搬迁安置为由,向温州市发改委提出《关于要求转报温州蔬菜批发综合商城立项的请示》,市发改委将该立项请示报告省发改委后,经审批同意立项。  然而在上述14日专题会议后,敲定了菜篮子发展这个土地划拨主体,也就在同一天,应国权和菜篮子一批涉案高管一直在筹办的温州菜篮子发展由市经贸委批复设立,并以温州菜篮子发展有限公司替代国有独资企业温州菜篮子集团拿地。  2009年1月,土地划拨主体错误被审计发现。  此前已判决的相关文件显示,这次会议后,应国权等人找到时任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冯鸣,想在会议纪要中把企业名称温州菜篮子集团有限公司改成温州菜篮子发展有限公司,冯鸣授意汤颐和进行了修改,并形成出台了温州市政府〔2003〕100号会议纪要,这使得用地主体变成了温州菜篮子发展有限公司。  根据政府行政流程,这份纪要的形成与生效,必须从与会成员达成一致后,再逐级上报到市长审核通过后,形成政府文件,方可成为国土资源系统逐级土地使用权审批的材料之一。  国土划拨主体变更的“错误”暴露后,从市府秘书长市府办督查处处长,再到条线主管副市长,均被追责,但同处审批链上的市长,则并不在其中。  叶际仁与律师多次见面中透露,那次专题会议主持后,他就出差了,出差期间,由时任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冯鸣签发了这个主体被“掉包”的会议纪要。  此次叶案庭审,根据叶际仁案编号为“台检刑诉[2013]23号”起诉书中提供的评估数据,菜篮子发展所获取的325亩国有划拨土地,价值人民币19738.8万元,扣除已缴纳的土地征用款5265.3万元及菜篮子集团所占20%的国有股份,叶际仁等人的行为给国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1578.8万元。  指控机构台州检察院指控,叶际仁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无视国法,擅自同意改变会议纪要内容,并在相关文件上签署意见,致使菜篮子发展替代国有独资企业菜篮子集团,成为温州蔬菜批发市场的建设主体和用地主体,造成国家直接经济损失11578.8万元,应当以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自辩冤枉  对于相关罪名指控,辩护律师及叶际仁给予了全盘否认。此前,叶涉嫌的是受贿与滥用职权两项罪名,在公开庭审前,律师搜集的证据,成功将受贿罪排除。这是有别于前两名已被判决的官员的不同之处。  王占新指出,叶案的一个关键点是:汤颐和对纪要的修改,叶际仁是否知情、同意或者授意?对冯鸣签发的这个纪要,叶际仁是否需要负责?  叶际仁出差期间,市政府副秘书长冯鸣签发了这个编号为(2003)100号的会议纪要。  冯鸣因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获刑15年。但目前,冯鸣正在申诉,委托律师为京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贺少林。  王占新指出,根据冯鸣2011年4月的讯问笔录,叶际仁知道并同意修改纪要。但是,冯鸣于2011年11月22日庭审时全面翻供,说自己并不知道纪要被改。2012年1月16日,冯鸣二审也维持这一说法。显然,如果连冯鸣都不知道纪要被修改,自然就谈不上就此向叶请示。7月10日庭审时,叶际仁也当庭翻供说自己不知情。  此次,辩方又有新证据搜集。  “新证据在之前已提交到法院,是否采纳,目前没获法院反馈。”7月31日,叶际仁的辩护律师之一王占新告诉记者,他们一直在为叶际仁做无罪辩护。  所谓的新证据,是一份政府文件,在辩方律师看来,这是一份能证明前副市长非罪的有力证据,该证据陈述前述涉案“划拨”地块,在案发前曾经变“划拨”为“招拍挂”。  2005年1月20日,菜篮子发展编号为“温菜发字(2005)2号”文件称,因落户此地块事宜,向温州国土局申请参与此地块投标的报告。  2005年1月25日,温州市国土资源局编号为“温土资[2005]24号”文件中称,菜篮子发展在项目上报过程中,未通过浙江省国土资源厅用地预审,便要求以“招拍挂”形式参与竞投,国土资源局依照招拍挂的形式出让此地块。土地用途为使用期限40年,竞买人限定为有蔬菜批发经营资质的企业。很明显,当时“经营企业”,非菜篮子系列莫属。出让地块的起始价底价及其他条件未见明确规定。  “以上请示妥否?请批示。”此文件呈交温州市政府后,同年1月31日,冯鸣呈交叶际仁签字“同意”。但事后为什么菜篮子发展又以划拨方式获得此地块使用权,这些环节以及此文件均没在庭审期间呈现。  辩方律师近期递交法庭的新证据,是否会被法庭采纳,并成为叶际仁羁押800多天后的又一道免责证据?目前尚无定论。

广州胎记医院哪家好

兰州脑康中医医院

治疗无精贵吗

北京有哪家医院可以用干细胞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