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能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能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暴风上市引发回归A股潮呵呵

发布时间:2020-02-14 07:17:44 阅读: 来源:电能表厂家

在发给媒体的邀请函里,暴风科技的工作人员特别提醒:参加上市仪式要着正装。

3月24日上午8点半,记者们身着正装赶到深交所8楼,看到了没着正装的冯鑫正在台上和熊晓鸽、蔡文胜摆pose拍合照。他个子不高,身穿黑色休闲衬衫、牛仔裤,脚上一双New Balance运动鞋,夹在一个穿西装的胖子和一个穿西装的大个子中间,懒散地说着话,显得特别突兀。

这一天是暴风科技的节日,从这一天起,暴风科技将被打上新的标签——“A股上市公司”。十年前,冯鑫离开雅虎中国,开始鼓捣一款名为“酷热影音”的视频播放软件,拿着美元创业的他,当初理想中的彼岸一定是在太平洋往东。不过十年后,暴风科技却在A股创业板生根落地。

但无论如何,在经历过各种曲折之后,作为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成功模范,冯鑫总算站在了深交所的敲钟台上,只不过没有想象中的万众瞩目,因为当天与暴风科技一起上市的还有另外两家公司,与冯鑫一起敲钟的也还有另外几个人。

在敲完钟之后,冯鑫接受记者采访,说他其实并没有多激动。开盘价定在了9.43元,并瞬间暴涨43.98%到了10.28元,按此计算,暴风科技市值已超12亿人民币,持有 25.46%暴风股份的冯鑫身价也随之超过了3亿元;而在上市第二天(3月25日),暴风股价再次瞬间涨停,收于11.31元,成交37手,成交额4.18万元,总市值13.57亿元。

冯鑫觉得现在给他算身价太早了。“涨停远未结束”,他哈哈大笑,在随后的采访中,冯鑫心情格外不错,回答记者们的问题时直率而简洁。“其实没有什么可谦虚的,”冯鑫直言,“(上市不上市的差距)就是天上地下……谈不上什么压力,(我)就觉得一场大戏刚刚拉开帷幕,我们也是观众,更是这个舞台上的唯一主角,(关键在于)怎么把这个戏演好。”

至于暴风的未来究竟是一场什么样的戏,冯鑫似乎还没有想好,他说过几天自己要去闭关,想清楚一些问题。

不过,冯鑫倒是对另外一场戏特别感兴趣,他和熊晓鸽给暴风头上安了一个光环,认为暴风科技打破VIE结构回到创业板上市,将带来一场互联网公司回归A股的的风暴。

听起来有点一厢情愿,但冯鑫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在他的想象中,暴风科技的光明大道正徐徐显现在自己脚下,一切才刚刚开始。

暴风离乐视有多远?

冯鑫喜欢乐视,他说他认真研究了一番这个创业板上市盈率超过200倍的友商,并因此觉得暴风前途无量。

“互联网核心还是用户,在这方面我们优秀于他们。”冯鑫介绍,暴风科技的日活跃用户数为5000万,月活跃用户数为2亿。当然,冯鑫也承认,在创业板浸淫多年的乐视已经“积累和实践出来很多新的东西”。为此,他认为想追赶乐视,要看暴风能否做成功两件事:第一件是“是否能用一年的事情干他们三四年的事情”,第二件是“是否干的事情能够更互联网属性一些”。

至于暴风究竟要干的是什么事,冯鑫似乎还没有想清楚。此次上市,暴风募集资金总计6亿元。对于一个年营收近3.8亿元的企业来说,这笔巨款如何使用是个问题。

暴风科技的股东之一、冯鑫的好朋友熊晓鸽对此略有担忧。熊晓鸽表示,做企业和做人一样,穷的时候钱都可以用到刀刃上,有钱之后则容易乱花。

在上市之前,为了达到创业板的上市条件,暴风科技“节衣缩食”,将每年的版权支出费用维持在了4千万左右。在洛阳纸贵的视频行业,这点钱甚至不够用来买一部大剧。

暴风副总裁王刚表示,暴风在版权上的态度是:在内容采购上暴风不烧钱,少买或不买独家、少买或不买首轮播出权;在内容制作上不花钱搞自制。这和迅雷、PPTV、风行网等二流视频网站的策略如出一辙。

这种保守打法为暴风科技带来了一张A股通行证,但事实上也同时失去了不少市场。那么,有钱之后,冯鑫是否会加入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乐视网之间的夺剧大战?

招股书显示,暴风上市募集的资金大部分将用于“互联网高清视频服务平台的升级与扩建项目”。在版权方面,冯鑫表示一定会加大投入,但基本方针不会变,“版权是给用户看的,而不是作为竞争武器来用。”

这可能是最适合暴风的打法,但不能忽视的一个问题是:采取保守策略的视频网站都在日益边缘化。有不愿署名的业内人士向网易科技表示,对暴风来说,保守意味着短期业绩有保障,但与亏损相比,失去未来和想象空间会更加可怕。

暴风科技的未来在哪里?暴风魔镜也许是个好的上市故事,但也仅此而已。

冯鑫以乐视为目标。乐视受追捧是因为有互联网电视业务为其描绘未来,但暴风头上的帽子仍然是视频网站,而且远在前三之外。

好在一切才刚刚开始,冯鑫还有时间和机会,去闭关思考未来。

引发A股复兴?一厢情愿!

有一件其实和暴风发展没有多大关系的事,却被熊晓鸽和冯鑫念念不忘。

熊晓鸽在上市仪式致辞时说:“我在中国做风投20多年,投了很多互联网公司,但一直有个遗憾:这些公司都是在国外上市的。四年前,我们决定让暴风科技在A股上市,今天暴风成功站在了这里,我再也没有遗憾了。我希望以后优秀的公司不一定非要在国外上市,在国内创造好的产业、好的就业机会,同时带给国内投资人更多的投资机会。”

暴风科技确实是中国第一个打破VIE架构,回归A股的公司。暴风上市也是熊晓鸽手下的第一支人民币基金上市,据介绍,这只基金名为“和谐成长”,拥有资金36亿,来自社保基金、国科控股、北京市国资中心,以及中关村、海淀、重庆、杭州、上海杨浦、无锡等地的引导基金。

冯鑫和熊晓鸽认为,暴风上市是一个标志,标志着互联网企业回归A股潮的开始。冯鑫甚至想出一本教材,讲述暴风打破VIE结构回国A股的历程,“分享给其他家想回A股的互联网公司”。

这些观点经过部分媒体放大之后,“互联网+A股”的讨论来势汹汹,仿佛A股复兴指日可待。问题来了:真是如此吗?

首先需要弄明白的是暴风为何放弃赴美上市。按照冯鑫的说法,四年前暴风在视频领域的竞争压力很大,优酷刚上市,自己的资源和实力与优酷差距不小,而且美国人不喜欢也不理解“在线视频+客户端”这一中国故事;在经过权衡之后,熊晓鸽拍板要国内上市,随后国内资本接手国外资本,暴风开始了长达三年之久的创业板上市筹备之旅。

因此,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暴风上市与A股复兴联系起来就是一个二流视频网站不被美国人看好但是回到国内大受欢迎的故事。

更多的问题紧随而来:优秀的互联网公司以后会跟随暴风这条路吗?

很多业内人士给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他们认为:如果一个公司能做到行业第一或第二,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仍然会是它们的首选。

对于如今的互联网公司而言,大部分公司拿的仍是美元基金。不可否认,这几年人民币天使和基金的数量正在变多,但大的状况并没有改善。互联网早期投资市场,仍然由海外基金把持,国内的投资人们似乎更喜欢跟投——哪个大基金投了什么项目,他们会立马去求着让自己也跟一点。

这种状况不仅仅发生在pc时代,移动时代有着继续延续的趋势。比如在时下最热门的o2o、智能硬件等领域,仍然到处可见红杉、鼎辉、软银赛富、IDG、达晨创投、北极光的海外力量,单独由国内基金主投的项目少之又少。

不敢投的原因很多,害怕风险,害怕目标公司的竞争对手被巨头投资。鉴于规模小、独立性差,由国内投资者主导的成功项目短期内仍然不会激增。而对海外基金来说,退出的最好渠道是赴美上市,它们没有理由喜欢A股。

其次,对暴风这样的公司来说,回归A股就一定是好事吗?A股上市是里程碑,意味着创始人、团队和股东都有了回报的渠道。暴风上市诞生了多少个千万富翁,冯鑫说他不知道,还在算。现在的问题是,暴风好像真的在A股刮起了一场风暴,但这场风暴到底能持续多久?对暴风长远发展的意义何在?

以乐视作参考。这个市盈率200多倍的企业,最近几天股价直逼100元,市值超过800亿,背景却是:一个做视频和电视的企业要跑去做手机和汽车,而被认为支撑其未来的互联网电视已近一年未发布新品。

简而言之,A股是个神奇的地方,暗礁满布,浑水摸鱼,庄家和散户斗智斗勇,对置身其中的企业来说,是好是坏很难评价。暴风一类的互联网企业,本来是信仰阳光财富的一代,在A股这个生态中能否出淤泥而不染,保持透明合规,这是它的挑战。

总之,呐喊互联网公司回A股还太早了。暴风开了个无奈地头,谁会继续续写,我们拭目以待。

工作签证办理

中山注册公司哪家好

中山注册公司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