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能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能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信用证套现乱象背后谁助推了劣胜优汰

发布时间:2020-03-26 17:45:14 阅读: 来源:电能表厂家

又是国际信用证套现。

从PTA、融资油、融资锌,到近期被炒得沸沸扬扬的电解铜,似乎那些单位价格相对较高、产品标准化、进口交易量大、市场贸易繁荣的大宗贸易商品,都容易被炒家盯上,成为套利者的工具。

不过,应该挨板子的显然不是这些商品,而是信用证套现乱象的制造者和“同谋”。

不务正业

在利差、汇差,尤其是打了出货时间差套取相当一笔低息短期融资的诱惑下,信用证套现炒家大行其道。配以滚动操作,炒家相当于长期占用一笔资金;将融来的资金作为保证金再开具信用证,炒家相当于叠加杠杆,融资金额越来越大,风险越积越多。

当全球经济上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人民币火热升值,炒家们“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当中国金融并未真正“下沉”而仍“傍”着大企业,依托大型贸易公司的大宗贸易融资往往受到银行青睐,融资往往比一笔普通贷款更便利。当市场资金面从紧,抑或是楼市、股市大涨,通过信用证低息套来的资金可在市场上博取更高收益。

一名浸淫PTA贸易套现多年的人士向《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表示,银行业的基础要件是低息进钱、高息出钱、风险控制、杠杆匹配,而这些,在他的经营模型里都有。

但问题是,一旦大宗商品价格从巅峰滑落,大宗商品外贸领域开始出现不景气,那些套保不力的炒家,往往成了水落石出前最先被抛到岸上的鱼。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的锌、铜、PTA等外贸套现集体“败血症”是一个教训,眼下的融资铜困局又是一个。只是有意思的是,这个行业的观察者似乎换了一批,于是媒体上接连出现“揭秘”、“爆料”字样,然而至今呈现的内容几乎都是5年前的翻版。这或许暗示了,5年前那次套现手法“浮出水面”后,所有针对性的风控模式的探索,并没有达成预期的效果。

一个轮回,不过是经济周期的印证。

更麻烦的是,在炒家的具体操作里,为了尽快地出货套利,他们往往都做着从实际贸易来计算的亏本生意。市场价格暴跌会使他们进口越多、亏得越狠。

而在那些长了“蛀虫”的大宗贸易行业里,“劣胜优汰”的机制首先就是从“价格战”开启。《代开信用证套现者的仓皇自白:我的资金链要断了》中的张先生,为了博取套现后资金拆放的收益,必须尽快出货,“亏本价”是最好的办法。

福建籍钢贸商早年对市场的垄断,依赖的工具之一便是这种扭曲的价格机制。因为做大贸易流量才能换取银行更多的授信额度,在贸易上的亏损总低于在高利贷和房地产上的收益。不得不承认,在房地产价格蹭蹭向上涨的时候,他们“爱拼才会赢”。

但问题是,本分进口贸易商只能靠进出货差价过活,必然在价格战中败北,失去客源,逐渐被挤出行业。或许就是在这样“劣胜优汰”的机制推动下,一些行业里“务正业”的人越来越少。

谁是“同谋”

“劣胜优汰”机制的助推者,实际上包括每次在信用证坏账后大呼无辜,并把套现贸易商以“诈骗”名义告上法庭的代开信用证的大型贸易公司,还有银行。虽然,那些助推作用并非他们有意;虽然,那些参与其中的工作者也有着他们利润考核等种种绩效指标的压力。

本报记者听闻,在个别货物品种的贸易中,贸易商为了能做到套现环节中的重要步骤:一手出货,一手不向代付方交钱,他们必须打通两种人脉:大型贸易公司,或者银行。

在这里面,谁来看住货物,是一个关键点。更准确地说,谁能开具仓单(货权),管控仓单的流转,是一个关键点。钢贸的货权“黑洞”让业界恍然大悟货权监管、贷后审查之难。钢材尚有一捆捆或是一卷卷实物堆积在仓库中,诸如那些高温大储罐里的大宗油品盘点想必更难。

在这样的节骨眼,业内传闻当前保税区仓库里的融资铜也有重复质押现象,或许不是无中生有。

本报从某股份制银行贸易金融部人士处获悉,为行业内小企业代理进口货物已是大型贸易企业行业潜规则。“国企在里面可以赚取货物价差,还能使报表里销售量大增。”更值得注意的是,各家银行争相为大型贸易公司授信,使其授信额度过大,滋生了代理空间。

2008年浙江300亿元PTA贸易信用证套现事件里被套下水的国内大型PTA生产企业就是一例。今年初跌落在钢贸货权“黑洞”里的一家家上市企业和国有企业也是类似的例子。本报曾采访过一家为钢贸做“托盘”的上市公司,而对方的回答是,因集团主业增长变慢,因此想从产业链上寻找突破。

银行方面,对国际信用证业务的过于热忱或为风险的伏笔。在上述2008年浙江PTA贸易信用证危局中,一家浙江省大型进出口公司的负责人表示,银行开国际信用证的条件放得很宽,给企业的额度也很大,“1000万美元的额度,我们单位一个公章就行了”。

上述银行贸易金融部人士称,部分银行的负责信用证业务的部门有单独的审批权限,多年来这个部门与资信上佳的大企业打交道惯了,因此对市场上尤其是民营企业的套现行为不够警觉。

银行的助推作用或还不止于此。本报5月21日《出口“被增长”背后的银行原罪》报道,在华南地区,一些类似于企业的跨境套利的业务还有银行“穿针引线”的帮助,企业可以通过伪造出口货单获得大量境外贷款,而围绕币种、汇率、利率和资金来源四个要素,银行业务已经衍生出了纷繁复杂的套利产品,这在深圳银行业已是公开的秘密。比如正规途径下,企业要获得这类融资贷款需要资金抵押,但在现实操作中为了增加收益被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所取代。

暴露问题往往是纠正问题的起点。本报获悉,央行广州分行和国家外管局广东分局4月底已下发的加急通知,要求各银行暂停办理集成电路等货物进出口贸易90天以上远期贸易融资、进口保付业务等。

5月以来,监管层加大对虚假贸易、保税区“一日游”、贸易融资套利等现象的监管打击力度,外管局的20号文也对银行和各地外汇局提出明确的甄别要求。上述银行贸易金融部人士表示,银行的信用证融资业务已经收紧。

成都治疗尖锐湿疣的医院在哪

杭州维多利亚隆鼻整形

怀孕40天能做人流吗

榆林治疗儿童癫痫的办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