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能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能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使自己身光颈靓的才是好工作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4:59:44 阅读: 来源:电能表厂家

每一次看见大学生们焦急地站在大操场上,女的一律裙子,或深色长裤,上衣是机关女性的装束,衣服也以深色为主;男生几乎变成了范伟先生一样憨厚的样子,西装领带,手里拿着一份个人简历,排着队,等着招工单位的面谈。这时候,笔者心理十分复杂,许多的往事涌上心头,挥之不去。

高中毕业后,笔者留校工作,在广州市第89中学。我的工作岗位是教务处,但教务处的排课和对老师备课的安排,刻印蜡版印试题,学生寒暑假各种事项的布置一点都没干过。笔者却和现在华南师范大学数学系的教授李树明在一起,在学校的一个角落办校工厂。李树明当时是学校的数学老师,也兼职在学校工厂干活。我们两人干什么呢?主要的工作是烧坩埚,从事这种目前广州已罕见的工作。怎么烧坩埚?是把我们从广州市水暖器材厂各车间车工车零件留下的碎铜铜屑集中起来,熔成铜锭。然后这铜锭就按斤论秤,换取加工费,价格十分理想。

那时我们跟着郦师傅工作很艰苦,从搬运焦炭,用磁石把铁碎吸走,排除、到砌炉、到点火、加煤、下铜碎、起炉、倒铜水。干吧,人不会干死累死,只会气死,我和李树明一干这活干了三年多。他比我干的时间短一点,原因是他去读大学比我早。李树明一去读大学,校办工厂就缺人了。那时校办厂的效益很不错,我们赚的钱可以建一幢学生礼堂,这在当时是很罕见的事。缺人怎么办,到处放风声招工,可就是没人愿意干这又脏又累又没有地位的活。学校一般是语、数、英、物、化、政的排列,然后轮到体育教师。校办工厂算什么?当时队都排不上。于是就没有人肯来,后来有一位肯来,干了几个月,他说:一点面子都没有,脏乎乎的,比农民还辛苦,不干了!一份待遇并不算很低的工作,没多少人肯干。再后来有一位叫廖新煌的农民子弟,家住在畜牧场附近,就他干得最长了,差不多干了一年,后来遇到远洋公司招工,匆匆去报名,结果被吸收了。廖新煌走了后,又没人肯来了。

我就很纳闷,为什么这一份并不差的工作都招不了人干呢?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工资嘛,跟年青工人、教师一样,还有寒假、暑假,从来不用三班倒,都是上日班,怎么就没人想干?后来我去读大学,坩埚这工作更没人干了,这一份全广州教育界唯一的熔铜企业倒闭了,太可惜了。有时和李树明教授谈起这些往事,真有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感觉,谁来接我剑?偌大广州,真的不多。时常说找一份工不容易,谁知我们找一个徒弟也同样难。

近日广州市旅游中专的老校长李灿佳夫妻和我们吃饭,在座的还有他们的亲侄子。这位小兄弟和我们吃饭的目的是想探讨一个问题究竟30多岁的理工科学生干什么职业最好?这是他很想找到答案的要事。这时候服务生上茶了,原来这小伙子早就定了茶和写好菜单了。上的茶是菊花茶,清热。但我却喜欢普洱茶,而且我还喜欢叫一壶开水,轮着喝。这一来,餐桌上放了三壶茶,我有时一忘神,就忘了哪壶是自己喜欢的,看着三个同样的壶,每次喝的时候都要打开壶盖看清之后才倒茶。

大概看到我这种有点笨拙的辨认茶水的办法,小伙子不觉察地一笑,随即叫来服务小姐,叫小姐要来两张白纸,一支笔。然后在一张纸上写菊花二字,在另一张纸上写普洱二字,写完后在纸中间撕开一小洞,插放进茶壶盖的顶端位置。我几乎没有说任何一句话,看着他把这事轻轻松松,毫不费功夫地做完。笔者阅人无数不敢说,也算是经历过场面的人,这几十年来,竟然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为桌上的几壶茶来一个分辨的办法,也从来没见过任何一间饭店、茶楼有这种分茶纸配送,倒是笔者每次见桌上有两壶茶以上,都是打开壶盖观察后才倒茶喝的。

我对小伙子说,你心细如丝,智商情商高,调子很低,为何不去闯荡一下,自己创业?小伙子惊讶地看着我,问:我能创业吗?你怎么看的呢?我说:从你刚才用两张纸分辨茶水的举动,我知道你观察事物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不低,可以创业,机不可失。我们愿意动员有能力的人支持你,就从这件事开始,搞一个辨茶纸的品牌,专供餐厅、茶馆、饭店酒楼用,如何?

小伙子一听,说:谢谢夸奖,但不敢干。我是怕仿冒造假的人,他们实在太猖狂了,我一发明,他们就盗用,最后还是自己吃亏。我们在座的人听了,全部无语。此类事我们见得多了,太伤人了,太打击人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实践性了。这些造假投机的人,手段高明。我们多么期盼我们的一些部门,多一点奖励打黑打假的人,多一点奖励检举揭发仿冒盗用的人。因为每打一次造假,每打一次仿冒盗版盗用,就会让更多的人创业,就业,才可一展宏图伟业!这一天会不会到来呢?会不会产生越来越多的,如同上海陈先生一样的人,去做一些令不法分子害怕的事,使我们创业者不用前怕虎后怕狼呢?

近日,笔者的眼镜框断了,拿去眼镜店焊接,有位小姐很热情地说:先生,焊接师傅为36家店服务,你可能要等很长时间,请耐心。我说:我曾经委托这位师傅焊接过一次,等了两个月。小姐说:可能、可能,我们帮您预约吧,争取快点。

莱芜西服制作

黄冈制作工服

玉溪工服制作

江西西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