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能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能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内券商最佳分析师竞逐潜规则揭底-【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4 19:22:53 阅读: 来源:电能表厂家

分析师拜票忙 飞机上常遇同行

“这一个月我都忙麻木了,不是在飞机上,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月里程已近三万公里了。”陈东(化名)对记者抱怨,他的中秋国庆假期贡献给了上海的基金客户,而国庆后,自己主要的任务是和华南的基金公司“联谊”。

虽然今年荐股表现不错,不过陈东仍旧信心不足,他准备凭借自己的好体力冲一冲,扫遍所有打过交道的基金客户。“你要知道基金经理记忆力有限,很多人仅记得最近这个月有哪些研究员路演服务过,以前的就如同走马灯印象模糊了。”

陈东还算幸运,至少机票都能搞到。“你不晓得,现在北京、上海和深圳间的机票一票难求,同一航班上碰见几个熟面孔的同行一点都不新鲜。” 他说,今年的9月和10月均仅有16个交易日,而投票人多达上千位。“我每天至少要跑4家机构,陪着笑脸重复自己的观点,这个月起码得瘦掉10斤。”

这只是“拜票季”的一个寻常缩影。《新财富》杂志一年一度的最佳分析师评选,号称卖方分析师的“奥斯卡”,到今年已经办到了第八届。作为评委,全国1000多位公募基金、保险资产管理公司、QFII、银行、私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都会在8月拿到一张选票,可以对自己心仪的宏观分析师、策略分析师、行业分析师、销售服务经理等奖项进行投票,最终以得票多少定出排名,前三强才能跻身“最佳”行列。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投票期限拉长,从以前的9月底截止变成了10月底截止,让分析师们的冲刺无故多出了一个月,身心俱疲。

细心人不难发现,这几年每逢拜票季,分析师研究报告的产量就突然变少。“哪静得下心写报告,大家都铆足了劲各显神通,进行才艺表演。”他自嘲道,如今的最佳分析师评选已变成了证券界的“快男超女”选秀,其间拉票的酸楚唯有选手自知。

高档礼品上万 最时兴送牛股

拉票绝对不单靠体力,更是融合智商、容貌、情商、金钱的综合较量,一旦加入这场车轮恶战,分析师就像中了邪,为达到目的几乎不择手段。

送礼宴客是最常规的公关路线。记者获悉,不少券商通常在评选前帮分析师筹措大笔活动经费,用来宴请投票机构,一些姿貌姣好的女性分析师往往更具优势,据说今年某券商赞助重点分析师的拉票费标准高达每人30万元。

由于评选期涵盖中秋和国庆两大节日,因此每年换着花样的送礼让不少分析师头痛不已。寒酸的月饼券已经没人正眼瞧了,如今拿得出手的礼券金额至少也得有四位数。记者获悉,某券商首席研究员家里是开工艺品厂的,为了留个好印象,这位老兄去年出手阔绰,奉送给基金经理的高档工艺品件件价值上万元。

“拉票如需其他个性化投入,到我处备案即可实施⋯⋯”陈东给记者转发了这么一条短信,是公司领导发给他的。什么叫个性化投入?“吃饭、送礼、去夜总会等等,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灵活运作,所以叫个性化,只要能开发票报销就行。”他同时解释说,想拿到这笔钱必须和单位领导的关系足够铁。

一旦超出预算,那些财力不济的小券商分析师怎么办?多半只好自己掏腰包。据悉,去年那位送工艺品的分析师因为花销超过几十万,想让单位提供点补贴被婉拒,结果愤然跳槽。

礼金券是死的,弄不好要碰高压线,但牛股是活的。“你难道没有发现,很多股票会莫名其妙就暴涨,然后再没表现了么?纯忽悠上去的。”陈东故作神秘地透露说,送牛股现在最时兴,既隐蔽又有效。行业分析师使劲忽悠一些股票,让熟识的基金经理短期内给自己挣些小钱,往往能换得一票。不过这些股票投机性超高,只在“拜票季”才会偶露锋芒。

券商助力云端对话 煽情成最后绝杀

人毕竟是情感动物,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分析师普遍改走煽情路线,利用一切机会拉拢感情,最大范围内争取“漏网之鱼”。

记者了解到,去年某位女研究员就凭借一首《愧为人母话心酸》晋级前三。据悉,这首七言写道:“谁言母爱大过天,忍将幼子托乡间;久别相见不相识,笑问阿姨何处来”。

“我去年就投了那个女分析师一票,不过今年也有雷人的。”北京一位基金经理笑着说。一位男性分析师在其拜票邮件中充分展示了自己的个性——“吾本性难移,不愿为名缰利锁所缚,欲苟全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基金,然不上榜即下岗,欲置身于事外不能也!今忝颜自荐,纵有卖瓜之嫌,然君弹指一票间,吾辈冰火两重天,但求诸君仔细考量,举才任能,正本清源,莫让贤人漏榜,勿助庸人得志!”

还有的分析师走的是直接路线:“请投我们一票,能投就投,能投第一投第一,能帮我们拉几票拉几票。我们抱着慢慢瘪下去的游泳圈,在游泳池里闪着泪光真诚地望着您。我们从池子里爬出来,明年一定写更多的报告,挖更多更多的股票,给您更多更多更多的服务。您别看广告,到时候看疗效;广告做得好,不如明年的服务好!”

为了最大把握地圈定名次、争取基金分佣,除去暗地的资金支持,券商研究所也会亲自出马以高规格的新奇活动笼络人心。

记者获悉,如今去美国调研仅到华尔街转转早就不够档次了,最新的行情是除了安顿好基金经理吃喝玩乐购,还要组织他们考察美国的上市公司,最好去华盛顿拜访美国政界高官,来一场“全球金融和经济问题”之类的云端对话。像上海某券商研究所,前一阵就组织了基金公司和美国能源部长进行面对面交流。还有家券商,则领着基金去了趟澳大利亚,把当地著名的资源界大鳄的头头们都约了出来。

排名决定“薪情”高低 选秀过度渐生弊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少分析师对五花八门的公关秀其实心存抵触。

陈东介绍说,很多研究实力过硬的分析师性情孤傲,不愿交际,拉票往往迫不得已,毕竟研究才是这个行当的本份。“拉票中,很多事情超出我们的能力之外,但不做又不行,所以内心很痛苦。”

不拉票不成吗?“薪水和排名挂钩,考核机制在那里。”他表示,即使是按照销售佣金和派点考核分析师的券商,仍很在乎每年的排名。“进不了前三的人,第二年的工资基数都会被大幅度调低,有些还面临下岗的危机;反之,百万年薪是肯定的,还有很多更高更好的平台可供选择。”

陈东觉得,这种评比有利有弊。有了最佳分析师评选后,以前想也不敢想的百万年薪激励成为现实,大大拉开了分析师之间的收入差距,提高了积极性,促进了券商间的人才流动。不过,“上榜的不一定个个都是荐股牛人,除了表现最好的那些分析师外,有些难免靠了关系和行贿”。

北京那位基金经理则直言,很多上一年的“最佳”,到了第二年往往表现一般,收入高了,“人也变得大牌起来”,服务质量大打折扣。他坦言,券商分析师排名并非中国特色,原本就是个舶来品,但其他国家从没有过这么热火、甚至有些畸形的现象,这对行业发展其实弊大于利。

据了解,在美国,由于行业整合的缘故,大牌券商就摩根大通、高盛、摩根斯坦利、瑞银那么几家,而买方则有上万家机构客户,分析师之间的竞争并不激烈。而国内券商还处在春秋战国的混战阶段,行业集中度差,竞争层次低下。

“在国内,有资格参与这个评选的上千名分析师分布在近50家券商中,最终能获得提名的有100位,由于10选1并非遥不可及,加上评选本身存在弹性,因此就出现了有特色的拉票和拜票。” 陈东说。

“我们其实和艺人一样,艺人有人捧,拿个奖立马片酬飞涨,我们也是。”聊着聊着,陈东有些情绪低落,“我儿子最近一直在发烧,都没有时间照顾,心里不好过。”

“希望今年能有斩获,跳槽外资券商专心研究,不用再打‘飞的’陪人喝花酒了。”他最后说。

房屋安全检测鉴定

梅州uv紫外老化测试实验室聚氨酯检测报告办理

衡阳市高压水雾人工雾景观加盟

钾肥成分分析

变压器油技术转让

诺基亚925储存卡多少钱回收手机按键